2018年,探索中前行

永远相信未来会更美好 ,即使未来不理想
我们也不应放弃努力
本图片拍摄于2018年参加Good Design设计大赛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外景

经过一年的学习,我们所能做出的产品原型与商业化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我的创业资金并不充裕,于是回家办公,这样每月能节省800元的租金。

为使头显的体积缩小,研发新的光学方案。大年初二,正式启动了第二代原型机研发。
使头显体积缩小,最关键的是找到合适的屏幕。经过一周的寻找,找到一款2.6寸的LCD屏。但根本买不到样品,对一没名气,二没销量的我而言,经销商爱理不理。询问几十家经销商以后无果,只能买其他成品拆解,使用其中的屏幕。

项目启动一年多后,因发展需求,我决定注册公司。
起名空杯,意为:告诫公司所有人,在追求真理的路上,永不满足。

我的孩子即将出生,家里办公已经不合适了,考虑到资金紧张,我搬到了一间宿舍。屋子很小只有11平米,没有窗,但非常安静,我戏称为“精神时光屋”。
条件及其艰苦,不通风闷热潮湿,夏天时屋内比外面还热。汗水浸透衣襟,像水洗过一样,身上还会被蚊子叮咬十几处。
实在忍不住,买了一台空调,刚通电,电线着火了。房子线路老化,无法承载空调的负荷。在这种环境中,每天工作十几小时。创业之苦,不只是说说而已。

经过半年的努力,在深圳的工厂里组装出第二代原形机。虽仍然像科幻电影里的道具,但比起一代有了很大进步。

从立项至今,也有一年半的时间了。我们应该走出实验室,到外面去见见世面。于是参加了两个比赛。
第一,参加了Good Design设计大赛,属于世界级比赛。闯入了复赛,但并没有在决赛获得名次;
第二,参加了军队组织的头显比赛,四家单位中,我们并未拔得头筹;
两次比赛的结果均已失利告终。结果并不重要,值得深入思考的是,产品未来的方向是什么?为谁解决什么问题?之前一直沉醉在学习技术中,两次比赛的失利,让我陷入了深思。

宿舍的主人要收回房子,只能再次找办公场地,巧遇别人转让,就以900元的价格租下100平的精装公寓。
经过了两年的时间,团队也有了雏形,从一个人走成一个团队,每张照片的背后饱含了喜悦与心酸。
因相信而坚持,因坚持得以看见。

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