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独自上路

探险的路途上,注定没有鲜花和掌声

前 言

我是有过多次创业经历的草根,来自普通家庭,没有资源和行业经验。拿着40万元,进入这个行业时,在他人眼里,败局已定。因此,受到了更多的讥讽和质疑。
'不会算法,没有资源,你凭什么'
'这种项目都是麻省理工,斯坦福的人才能做,你这样的草根是没机会的'
'我是科大少年班毕业,又在研究所工作,这种项目我都不敢碰,你真不知天高地厚'
是跟随内心,还是认清现实,哪种抉择都有道理。当你内心在呼唤时,就像一块具有魔力的磁石,紧紧吸引着你。最终,我选择了跟随内心。至于结果,只有上帝知道。

2015年,利用半年的闲暇时间,仔细的梳理科技发展的脉络。分析在历史的发展进程中各项技术出现的前置条件和那个时代应用的场景。推导未来10年内,哪些新技术将被普及。
2016年,我迷上了电子产品,为了将所学能系统的运用,开始设计手机。曾构想云端手机,手机仅有屏幕,计算单元和存储单元都在云端。

2017年春节后,离职开始创业。因对硬件知识的缺乏,先选择去一家硬件孵化器办公。一来能和志同道合的伙伴们交流;二来学习加工设备的使用。
这为以后动手制造产品,帮了大忙。

开始时,思考AR智能眼镜是一个大赛道,我该从哪个切入呢? 做硬件?做系统?还是做应用?
根据当时的客观环境和具备的能力。
选择从硬件为切入点。

制造AR眼镜第一步要解决什么呢?
AR眼镜与其他消费电子产品区别在于增加了光学显示,那就从这里入手,先研发光学显示模组。
说起容易,做起来难。对我来说,对光学一无所知。
开始循序渐进,先做一个简易投影机,很粗糙,但也算动手起步了。

当时可以借鉴的智能眼镜产品很少,大部分书籍对AR的光学成像是原理的介绍,没有具体操作的实例。
我照猫画虎,搞到一台HoloKit,然后肢解,重新仿制了一遍。
之后尝试修改光路,在网上购买各种镜片进行组合。开始自研光学显示模组。
经过三个月,数十次的失败后,我自研的显示模组的画面终于出现了。

在光学模组有小有进展后,考虑如何降低头显的重量。
必须用LCD屏幕替代手机(之前头显其实就是手机盒子,显示单元是手机)
使用屏幕做光源,就需要和电路板打交道,当时就连五大元器件都分不清的我,感到异常陌生。
没办法,只有自己硬着头皮来。在孵化器伙伴和深圳开发团队的帮助下,几经周折才点亮了屏幕。
一个月的时间,粗糙的原型机完成了。硬件小白,开始上路。

AR眼镜是多学科交织,需要了解的知识多如牛毛。靠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学完,必须要有团队。
开始之初,并没急着出去找人,因为太小白了,让人缺少信任感。经过八个月的亲身实践,与工程师也可以正常沟通。我知道这时要找人了,自此以后,每周约见2-3人,背着包跑遍北京,到处请人吃饭、喝咖啡。不是向他人求教就是拉人入伙。
在不懈的努力下,终于第一个合作伙伴,一名优秀的光学工程师。自此光路设计走向正轨。我们的AR镜片,成像质量大幅提升。

智能眼镜如不能自由移动,便失去了50%的优势。因此需配套一台便携式的计算主机才能满足。当时无法直接连手机,手机还没有对外输出画面的功能。
我购买Intel迷你计算机,自己增加了电源管理模块,改造成了满足要求的计算机。

在前面的条件都已具备后,尝试做一套完整的智能眼镜。可以看视频,上网,听音乐。 春节前5天,第一版原型机完成。
2019年2月28日,完成迭代。